古港揚帆 灣區新傳
2019-10-07 上午 11:00   來源:南粵古驛道網,采編自“廣州日報”   
分享

1

黃埔古港創意產品——檀香廣繡龍紋折扇。

2

黃埔古港牌樓上寫著“古港遺風”四字。

3

黃埔古港村史館。

4

位于海口埠的銀信博物館。

5

一度衰落的梅家大院在古驛道建設中迎來發展機遇。

  十一長假期間,集人文歷史、美景、美食于一體的黃埔古港迎來了絡繹不絕的游客。位于廣州海珠區的黃埔古港成為時下不少年輕人“打卡”的首選地,這個港口被稱為“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2017年被列入南粵古驛道出海口紀念地之一。在這里,游客走著走著就會看到一所紀念館——粵海第一關紀念館,它雖然“年紀輕輕”但總有辦法吸引游客,《古港之旅》的PC游戲帶你穿越古今。

  同樣忙碌的,還有以海口埠為重要節點的臺山古驛道建設,在居民吳老伯等的宣傳下,海外鄉親們回來看看和建設故鄉的熱情日益高漲。

  歲月悠悠,驛道漫漫。回眸歷史,南粵古驛道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陸路起點,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展望未來,在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的新發展背景下,煥發新生的古港再度揚帆遠行……

 

  “第一關”:《古港之旅》里的大風景

  粵海第一關紀念館負責人易琳是越過節越忙,驛道君約她的那天恰巧是中秋節,她當時站在紀念館入口處正跟工作人員溝通工作事宜,用她的話來說,“越是節日,越多人來參觀展館”。

  2011年畢業后,易琳恰逢正在推進的“黃埔古村人文歷史展覽館”文化項目。之前對黃埔古港、黃埔村不熟悉的易琳逐漸對古港、古村有了更多的了解,開始嘗試向參觀者講解這里的故事。此后,她深深地愛上了這里,為成為第一關的“守關人”自豪。

  在紀念館里,易琳一邊帶著驛道君參觀,一邊緩緩講起古港的故事:明清以后,黃埔村逐步發展成對外貿易的港口。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關閉了江、浙、閩三地口岸,僅保留了黃埔村里的粵海關,廣州成為當時唯一的對外貿易口岸,即我們熟知的“一口通商”,兼備收稅和停泊船只兩個主要功能。

  館藏外銷爆款產品,可見當時貿易繁盛

  在粵海第一關紀念館內可以看到不少外銷產品,例如檀香廣繡龍紋折扇,較完整地保留了扇子和扇盒。據易琳介紹,當時手工精湛的外銷扇在海外引起了“中國熱”。不僅如此,易琳還介紹了幾款名片盒展品,她介紹,“名片盒在19世紀比較罕見獨特,由銀、檀香等材料制造而成。”

  在易琳看來,唯一對外貿易口岸的黃埔古港為黃埔村帶來的不僅是繁華貿易,還培養了一批海貿人才,并為他們提供了開闊的國際視野和發展機遇。易琳指著紀念館內的展覽牌,細數黃埔村的那些往事:“受中西文化交融的影響,黃埔村哺育出不少歷史名人,廣州十三行行商梁經國、追回庚子賠款的梁誠、身兼三國公使的胡璇澤……”

  古村發展迎機遇,古港文創爆款多

  據易琳介紹,“名人效應”帶來了越來越多的鄉思,更為小村帶來了機遇。2017年12月,她參加了紀念梁誠逝世100周年座談會,和與會者們一起參觀了梁誠故居遺址,并對今后成立“梁誠研究會”、建立梁誠紀念館以及如何加快黃埔古村的文物保護等議題進行了討論。在這二三十年以來,多位歷史學家致力于黃埔古村的保護,2009年,黃埔歷史文化古村保護整治工程正式啟動,“抽疏保舊、完善配套、適度開發、商業運作”的原則引發社會關注。古建筑經過保護修繕,成為廣州傳統民間藝術工作者的陣地,廣彩、廣繡、剪紙等傳統手藝紛紛進入黃埔古村的私塾、祠堂、老房子,全方位展示民間工藝。

  盡管百年前“夷舟蟻泊”的古港繁華已經遠去,但是黃埔古港矗立在歷史長河中,折射著廣州作為全球貿易中心之一的繁華往事。2017年南粵古驛道定向大賽總決賽暨世界定向排位賽暨中國南粵古驛道文化之旅(廣州站)在黃埔古港站舉行,擔負“重走海上絲綢之路”使命的仿古帆船“闊闊真公主號”也從海心沙轉移到黃埔古港碼頭,并長泊于此。

  易琳發現,為籌備好這項賽事,黃埔村發生了不少喜人的新變化。例如水體整治,其中包括拆除違法建筑,關停違法排污餐飲,南城河、大魚塘、二埗頭的截污、連通工程,環境變美了,黃埔古港的商業街也跟著日漸熱鬧了起來。

  不僅如此,與南粵古驛道相關的周邊文創產品也火了起來。其中,“黃埔古港的傳說”作品設計就運用了跟黃埔古港相關的元素,將其融入到人們常用的手機殼、抱枕等物件中。此外還出現了《古港之旅》PC游戲,為黃埔古港提供了更潮、更豐富的文化載體。

  易琳介紹,隨著黃埔古港文旅商綜合體的建設,游客們現在來黃埔古港,不僅會走進粵海第一關紀念館參觀,更會在古港周邊走走看看,品古港歷史嘗特色小吃,“館”和“港”在創新中實現了共同發展。

 

  海口埠:臺山譜新傳情牽僑胞情

  古港古村的新生牽動的還有與之血脈相連的海外鄉親們。9月7日,2019首爾建筑與城市主義雙年展正式開幕。以“漸進式都市主義”為主題,通過江門臺山市的臺山僑圩和周邊騎樓來講述臺山故事的項目成功入選。

  臺山橋圩創新發展,文化融合獨有魅力

  2019年首爾雙年展主題為“集體城市”(Collective City),有來自世界各地超過80個重要城市的參展方參與展出,包括北京、武漢、太湖、深圳和臺山,帶來了各地關于城市創新發展的案例以及解決方案。以梅家大院為代表的臺山橋圩,以其獨特的中西文化融合和僑鄉文化魅力走進世人的視野。

  臺山是廣東省南粵古驛道文化線路上具有代表性的海港型節點。臺山古驛道以臺山縣城為中心,外延至開平、陽江、恩平和新會,并通過南部廣海、川島等地區出海,開啟了五邑先人移民的大門。

  臺山古驛道示范段由一條水上游線和一條陸上游線組成,沿線將利用既有村落形成5個驛站和9個驛亭。水上游線盡可能沿著上世紀初期先僑出洋的古水道——大同河設置,沿線的梅家大院和海口埠碼頭于舊址進行復原設計,游船向南聯通上下川島,既是對出洋之路的復原,也便于將上下川島的游客吸引過來,形成聯動發展。陸上游線則盡可能連接既有的文化資源,將翁家樓、廟邊學校、上澤圩、梅家大院、海口埠乃至斗山鎮及浮月村、五福村等連接起來,將碉樓、騎樓街市、獨棟洋樓等多樣的人文景點一網打盡。

  “臺山古驛道自開始建設以來,就受到海內外鄉親的關注。”臺山市端芬鎮相關負責人李曉春說。

  海外鄉親愛家鄉,支持建設熱情高

  對臺山古驛道進行建設,必然會牽扯到對附近一些鄉村的改造。家住海口埠的當地居民吳老伯得知這個消息后,非常開心。“他第一個站出來支持。”李曉春說,“今年80多歲的吳老伯經歷過海口埠的興衰。他不但贊成,而且發動海外鄉親支持家鄉建設。”

  以海口埠為重要節點的臺山古驛道建設,在吳老伯等居民的宣傳下,觸動了年紀大的老華僑回來看看的沖動。李曉春說,每次他去海口埠做講解員,都會見到老華僑帶著后輩回來看看家鄉的變化。“不少老華僑告訴我,多年沒有回鄉,他們對家鄉的印象還是村里牛欄豬舍隨處可見,雞鴨滿地跑。”他說,“但是,當他們回來之后,才發現,家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古驛道的建設,不僅讓老一輩華僑很開心,也帶動了包括新生代華僑在內的海外華僑和港澳同胞支持家鄉建設。

  東寧里是驛道旁的一個村落。這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李姓。村中的老房子多數在20世紀初由華僑和港澳同胞修建。經過歲月的沉淀,盡管多數閑置,但是多數仍保存完好。李曉春說,當得知古驛道建設要對村子進行整體環境改造,要打造成傳統村落時,旅居海外的鄉親都非常支持。“海外鄉親自發組織積極捐款籌集資金,根據古驛道建設和鄉村振興的需要,修葺房屋統一布局,村前村后建起小公園。”他說,“現在村子和周邊的環境和以前完全是兩個樣子。”

  李曉春表示,當地政府為了合理開發當地旅游資源和實施鄉村振興,計劃在東寧里等村落通過開設民宿等來發展旅游。“這項工作也得到了海外鄉親的大力支持。”他說,“像東寧里這樣的村落在古驛道沿線還有不少。這些村子僑屋的主人都非常支持我們的工作,紛紛支持我們去使用這些房屋,把家鄉建設得更美好。”

 

  創業谷:立足大灣區“跨境說”業務遍全球

  岐澳古道這條修筑于清咸豐十年(1860年)的古道,年代并不算久遠,七十公里的長度也不算可觀,可在那個封閉隔絕的年代,它不但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之一,也是人們看世界的通道之一。

  “岐澳”的“岐”指香山縣城石岐,也就是如今的中山市石岐城區,“澳”則指澳門。當年去海外打拼的第一代華僑,不少就是沿岐澳古道走向澳門,乘船前往香港或者出洋。也有不少人,背負各種貨物,終日往返奔波。還有一些人,沿著岐澳古道見到了一個新世界,開始思索國家未來。在他們口中,岐澳古道被稱作“香山的茶馬古道”。

  清代海禁后,一度只剩廣州一個口岸對外,澳門地位水漲船高,成為重要的貿易中轉站。來往岐澳古道者,絕非只有香山民眾,廣州乃至粵北、粵西的客商,各路冒險家與拓荒者,希望出去的打拼者,紛紛踏上這條古道。

  沿著這條古道遠赴重洋的,有一代代華僑,還有瓷器、茶葉和絲綢。而沿著這條古道進來的,則有國外的物產和文化。當時的中國與世界文明日益接軌,也正是在這種文化輻射之下,香山乃至南粵,成為中國最早向近現代文明轉型之地。甚至多年后的現在,這里仍是中國與世界文明接軌的最前沿。

  政策利好跨境電商,澳門青年橫琴創業

  每天早晨,澳門青年周運賢開車從澳門的家中出發,十多分鐘后,就能順利來到橫琴自貿片區內的“跨境說”CEO辦公室。

  早在2015年6月橫琴澳門青年創業谷(簡稱“創業谷”)掛牌運作之際,從海外留學回來的周運賢就帶著“跨境說”13人的團隊落戶“創業谷”,如今已經發展成為130多人的跨境電子商務公司,成為“創業谷”的一個標桿。

  目前,橫琴口岸實現24小時通關,澳門單牌車可自由出入橫琴。廣珠城軌延長線預計今年底前正式開通至橫琴,未來將在橫琴口岸與澳門輕軌對接,橫琴口岸出入境將更加快速便捷。

  每天往來橫琴和澳門兩地的周運賢說,自古以來,岐澳古道是從石岐到澳門的陸上通道,既是香山古代官道,也是商販和民間百姓來往澳門進行物資交流的主要通道;大量的新思想、新文化、新信息經由香山古驛道輻射到廣闊的內陸地區。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明確指出,支持澳門與珠海建深度合作區,支持橫琴與澳門聯手打造中拉經貿合作平臺,搭建內地與“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的國際貿易通道,推動跨境交付、境外消費。“這對我們落戶橫琴做跨境電商的創業者是巨大的利好,也讓我們吃了定心丸,相信有國家政策支持,我們會越來越好。”周運賢說。

  周運賢表示,目前在大灣區,交通和過關便利方面優化很多,營商環境也在不斷優化,政策持續創新。國家和地方政府支持橫琴自貿片區為澳門發展跨境電商產業提供支撐,推動葡語國家產品經澳門更加便捷進入內地市場,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

  改革創新紅利兌現,“跨境說”實現跨越

  天時地利人和,隨著橫琴自貿片區各項改革創新紅利的兌現,大灣區建設的逐步推進,“跨境說”借助大灣區的輻射,將業務推向全球:不但為葡萄牙、巴西等葡語系國家市場提供服務,還在2018年成為佛得角的國家數字經貿平臺授權運營商。借助互聯網+,利用自有的平臺,“跨境說”促進商品信息在全球層面的交互,進而推動大灣區及周邊商品的進一步流通。

  2018年,“跨境說”利潤近千萬元,會員數43萬。一方面,“跨境說”通過自身平臺把海外的知名商品帶給境內消費者;另一方面,將大灣區的特產推向海外,在“跨境說”會員體驗館里,設有梅州五華特產館,展有五華南薯粉絲、野蜂蜜、山茶等產品。“我們向全球用戶展示大灣區及周邊區域的特色商品,使它們進港澳,進世界。”周運賢一邊說一邊充滿了憧憬。

 

  記者手記:活力古港人闖出新思路

  走訪黃埔古港,發現這個二三百年前見證帆檣如云、商旅如潮的國際港口如今雖已式微,但港口并沒有蕭條。充滿智慧的黃埔村人將其打造成集展示、傳播、娛樂、休閑于一體的“文化公園型景區”。不僅如此,黃埔港的吞吐量排在世界前列,琶洲會展中心在貿易往來上成績矚目。當下,黃埔古港又以嶄新的姿態書寫著港口傳說。

  歷史上的僑鄉曾出現了著名華僑胡璇澤、愛國外交官梁誠等各行各業的精英,他們走出廣州、走出國門,可謂“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記者發現,黃埔古港、臺山海口埠、珠海岐澳古道等對外貿易的窗口在當下的商貿地位雖不及以前,但從易琳、海口埠居民吳老伯等“新古港居民”身上可以看出,古港孕育出來的新生一代從未停止步伐,他們敢想敢做,用行動賦予了港口創新的發展思路,“旅游+文創+古驛道”,助推多地的僑鄉文化旅游,促進中西文化交流融合。

  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港口既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承載著商品貨物、促進人才往來的重要地理場所。如今的岐澳古道仍是中國與世界文明接軌的前沿。自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以來,交通、過關更便利,營商環境也在不斷優化,更迎來了像周運賢這樣的年輕創業者,他們將產品服務推向全球,暢想橫琴自貿片區各項改革帶來的創新紅利。

 

  古港盤點

  廣東商貿最大古港:黃埔古港

  廣府人出洋第一港:江門臺山海口埠

  粵東通洋總匯:汕頭樟林古港

  海上絲綢之路始發港:徐聞古港

 

  (原文2019年10月7日刊登于“廣州日報”,作者為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治家、麥藹文、嚴建廣,通訊員黃志青,南粵古驛道網采編整理。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南粵古驛道網聯系。)

責任編輯:何洛曦
极速快三大小技巧